切换到宽版
  • 7阅读
  • 0回复

琼海官方令涉假疫苗医院退款:成分尚未认定,详解为何罚八千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萧试汕
 

娱乐注册

      鳌涉假宫颈癌疫苗事件有了新的进展。
      
      4月30日下午3时许,海南省琼海市组织鳌涉假宫颈癌疫苗事件接种者进行座谈,数十名在鳌银丰医院接种了涉假九价宫颈癌疫苗的消费者与当地政府及职能部门负责人展开对话。
      
      当天,数十名在鳌银丰医院接种了九价宫颈癌疫苗消费者赶往鳌东屿岛大酒店参与了座谈,其中不乏当天从海口、三亚等地赶来的人。琼海市政府以及包括卫计委、市场监督管理局、司法局、公安局在内的多个相关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悉数到场。
      
      在当天的座谈会上,琼海市官方要求把涉事的银丰医院即刻退还消费者缴纳的9000元疫苗接种费。
      
      而对于接种者们最为关心的疫苗成分问题,官方尚无法给出明确答复
      
      琼海政府责令涉事医院即刻退款,节后组织体检
      
      澎湃新闻(.thepaper)记者获悉,接种者们在座谈会上提出了多项诉求和疑问,包括:想要明确疫苗的成分究竟是什么,是否对健康有损害;要求相关部门组织38名接种者进行体检;如何赔偿;对医院的处罚是否过轻;相关部分是否存在监管失责等。
      
      其中,健康问题是接种者们最关切的问题。
      
      对此,琼海市副市长潘艳红在座谈会上明确,政府将组织给接种者进行体检,并表示在“五一”小长假结束的三天后,也就是5月8日,联系38名接种者就体检的相关事项进行答复。
      
      潘艳红称,对于何时体检、在什么样的医院进行这项体检,以及体检涉及哪些项目,政府部门正在研究探讨之中。
      
      另外,琼海市市委常委何鹏飞表态,在该事件中涉事的海南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要求把医院即刻退还消费者缴纳的9000元疫苗接种费。
      
      此前4月28日,海南省监管部门已经通报,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与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28日签订医疗美容相关业务和项目的合作协议,违法出借医疗美容科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该行为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相关法律法规。
      
      琼海市卫生健康委针对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于2019年4月18日下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给予该院以下行政处罚:1,警告;2,没收非法所得;3,处以8000元罚款;4、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同时责令该院立即停止违法行为。
      
      疫苗成分依然未知,8000元罚款依据在哪
      
      对于接种者最关切的疫苗成分与安全的问题,琼海市相关部门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琼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张宇在会上称,之所以还无法确认疫苗成分,是因为查封鳌银丰药库时,未找到剩余的宫颈癌疫苗,因此无法对成分进行检测。
      
      此前鳌银丰医院曾在与消费者沟通时称,他们从相关渠道获悉,问题疫苗的主要成分是生理盐水。接种者们认为,这一说辞存在搪塞之嫌。
      
      在4月30日的会议上,代表鳌银丰医院前来参会的是银丰生物集团总裁宋现收。宋现收否认了生理盐水的说法,表示其实他们也不明确问题疫苗的具体成分。
      
      宋现收在发言中提到:“在这件事过程中,合作方美泊门钻了我们监管的漏洞,给我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值得注意的是,宋现收在现场的发言中,多次提出责任在美泊门,引发了在场接种者的不满。之后,琼海市政府领导两次打断宋现收讲话,让其不必再发言。
      
      鳌银丰医院曾在4月28日的澄清函中表示,医院认为,其原医疗美容项目合作方青岛美泊门欺瞒医院,私自违法违规宣传宫颈癌疫苗,违法使用来路不明的疫苗,此事与医院无关。
      
      医院究竟有没有责任?在4月30日的座谈会上,当有接种者一再抛出这一问题时。何鹏飞表态,琼海市市委明确,在这件事情中,银丰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有接种者质疑,对于医院8000元的处罚是否过轻。张宇解释称,8000元的罚款由两部分组成,其中5000元是处罚鳌银丰医院违规出借科室,另外3000元是监管部门发现该医院还在违规开展体检服务所做的处罚。“都是顶格处罚了。”张宇强调。
      
      如何赔偿
      
      此外,接种者关心的经济赔偿问题,在会上也没有得到明确的解决方案。
      
      潘艳红称,赔偿的问题将由政府相关人员与接种者的代理律师联系。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有19名接种者已经聘请了代理律师。该范姓律师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该类事件涉及到两种诉讼的可能性,一是合同违规,其二是人身伤害侵权。
      
      4月30日下午的谈判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谈判的结果并没有让参与座谈的接种者们都感到满意。
      
      接种者代表李晨曦(化名)在会后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通过下午的会,还是没有搞清楚疫苗的成分和来源渠道是什么,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她认为医院代表的发言漏洞百出,对此她感到愤怒。
      
      一位没有参与当天座谈的外地接种者韩慧(化名)在获悉了沟通情况之后称,她希望有更详细解决方案出来,“我们这些在外地的,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地,一个个飞回去做体检,也是挺费劲的。”在她看来,当天的结果实质内容不多。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